沐之以风

江徊歌。画废,拖延症不务正业选手。
_
游戏人生NGNL/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_
乙女玩家,涉及较少,常a。
_
小说,绝顶唐门,单列出来以表最爱。
_
seer缪斯是本命,最大雷区。我爱ecis端木笙,我爱hp蛇院,我爱雯梓我爱白哥我爱安特库。

醉花阴.壹

缪斯右手抬起就是一个幻光盾,恰好挡住了来自对面的伊洛维奇的攻击,一攻一防对峙着。透过幻光盾那淡淡的光,缪斯看见伊洛维奇那张平静的脸。为了将这位大哥劝回天蛇区,缪斯可是紧追着他跑了十几个区,脾气却出乎的好,每每开口劝告都没有丝毫不耐烦。

“别再执迷不悟了,兄长。”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缪斯。”

说着,伊洛维奇猛然加大了能量输出,他想,这招出其不意也许能让缪斯以退为进从而给自己制造出时机,但是他并没有抱有希望——毕竟缪斯可是从小接受着少领主的资源而修炼的,自然不能小瞧。怎么说也是天蛇的少领主,他可不会认为那位天蛇领主会对她不管不顾。

事实如此,缪斯并没有受到他的影响,反而左手召出她的赤痕鞭——这是她自己亲手打造的契约武器,关于这条鞭子,涉及到一个天蛇家的律例——天蛇家每个人,如果能修炼,契约武器只能由自己打造。且不说武器有多好多趁手,光是缪斯那早已练的出神入化的鞭法,不管是在奔跑中还是什么,就已经能让对手吃个亏了。她这边运力,另一边的鞭身隐隐约约绕着暗红色的锁链——到底是什么技能,一眼得知。

是她的成名技。幻影锁链。

缪斯知道这种情况下不会命中他,毕竟是她有意让他知道的假动作。她感到伊洛维奇的能量输出稍有减弱,便当即断掉对赤痕的运力,一边疾步向他靠近一边维持着幻光盾。

果然,只有他伊洛维奇不是他们天蛇家的人。

他并没有伤害缪斯的意思,所以他才稍微收回了点能量,岂知她战斗方式突然激进,倒是被她的假动作给唬到了。他将能量输出全部收住的同时往后跳开了一大段距离,看了缪斯一眼才转身快速飞走。

他的小妹,到底还是学到了耶里的执着。

醉花阴.世界观

一。是一个人类设定的镜面赛尔星,没有精灵,不涉及宇宙星系,即整个故事都集中在赛尔星。大致是人类种和机械种两大类。强大与否之类的不要带上游戏动画电影的背景。

二。自出生起就带有属性能力,但一定时间觉醒。只有带有属性能力才能修炼,否则就是普通人而已。强大到一定程度且具有契约武器就能实现飞行,否则要借助飞船。

三。分诸多区域,比如赫尔卡塞西利亚天蛇,统称凡域。魔域主要聚集着与正义背道而驰的人。据说还有一个神域。区域的统领者称之为领主,少领主即继承人之意。

四。以首个将经济等发展起来的赫尔卡区最为强大。为了起好带头作用,自发建立起雷霆守护局维护秩序。发起者是雷伊,首位被该组织邀请的人类是盖亚,其次是布莱克。卡修斯由布莱克推荐加入。缪斯由天蛇领主耶里梅斯和卡修斯邀请加入。

————

关于一部分的传闻。

一,宇宙风头正盛的三大美女,魔域凯兮,天蛇少领主缪斯,冰皇领主阿克希亚。

二,只有盖亚和瑞尔斯他们战神兄弟迟迟还没决定好比格区的领主和少领主,但他们区出乎意料的平静。

三,赫尔卡少领主有一个隐藏属性,全守护局的人都不知道,包括和他关系极好的盖亚。

四,如果不是因为队服有男女款,布莱克怕是要一度被认成是女生。

五,卡修斯特别喜欢一边捣鼓电脑一边玩尾巴,即使这样,他的手速依旧是全局最快。而且他几乎不坐局里的电梯,所以一般能看到他是从窗户进来的。

六,唯一一个女队员进队之后,他们发现缪斯和盖亚有点不对劲,比较像想打一架。卡修斯连续查了半个小时才发现他们有仇。

[狼烟].序

不知名产物,大概盖缪#
ooc有,程度未知#
影动游三编混合预警#
谈和休战系列?#
灯泡不止一个还有雷队#
我说现在只是序篇你走还来得及#
又名[全员逃杀]#



缪斯看着对面的那群人——雷霆守护局与其打了多次交道自然熟悉的不得了。可有一个人,她等了数百年也见不得面,如今她却在索伦森旁边见到那个人,他却与自己成了敌人。

耶里梅斯...

缪斯一双赤金色的双眸里映出了他的一身暗紫——那是混沌的代表色。她怎么也想不通,曾经嘱托自己维护宇宙和平的人,现在反倒尊奉起了混沌之力去企图建立新秩序——为了所谓实力——他的所谓实力至上。

你分明不是这样的...

缪斯眯了眯眼朝他看过去,张开了嘴正打算说出口,最终一个字也没有吐出。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着地上,却用力紧握右手成拳,咬了咬牙。

耶里梅斯...

盖亚看到对面那个和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人时,感到有些熟悉。他皱了皱峰眉,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侧头看着缪斯——他看到了她的欲言又止。

他知道那天缪斯请了半天假外出,缪斯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光芒,是他认识她以来所第一次看到的。后来她回到守护局里,一身掩饰不了的疲惫,却一手处理了几沓数量可观的文件,而缪斯其间一句话也没说过。

他知道缪斯心情很差——她一个单音节都不说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过的。现在看来,是因为她家人的事吧。盖亚侧低着头,正想拉着她的手给她几分安慰——他想着要是缪斯出手的话他可以勉强不还手。

耶里梅斯...

可入眼的是沿着缪斯指尖滴下的红色液体。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便一下子反应过来,迅速撕下了自己的白色衣摆——嘶的一声在安静的圣殿里尤其刺耳。

“盖亚,你干什么?”

“给女强人包扎伤口——”

听着雷伊的询问,盖亚的语气并不着急。反倒是抓起了缪斯的手腕,将撕下的衣摆当做纱布给缪斯的手心先包扎上。动作难得的轻柔。他那么想着,而后确认包扎完毕后握住缪斯的手。

我还在。

缪斯蓦的发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猛然侧头一看,刚好是盖亚替她细细包扎的时候。他低着头,异常的专注,那么的小心——缪斯将头侧到一边,第一次对于盖亚的主动接触没有甩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