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之以风

拖延症文手。
_
游戏人生NGNL/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
_
小说,绝顶唐门,单列出来以表最爱。
_
seer缪斯是本命,最大雷区。我爱ecis端木笙,我爱hp蛇院,我爱雯梓我爱润玉我爱白boss。
_
温暖的Tony Stark!我爱铁椒!XCU快银好可以!

[HP]尽风尘

(0)

⚠布雷斯.扎比尼  参考  弗莱迪.海默

⚠4k+,脑洞随手

克莉丝汀从四年级回校前就知道今年有火焰杯比赛。母亲替她相中了几套定制了却没穿过去舞会的礼服,让她挑一套带回去。

外祖父纽特.斯卡曼德写信过来说了很多关于他和外祖母养的狸猫和其他的神奇动物的事情,顺便让你替他向邓布利多校长问好。

而哥哥亚尔林.桑德斯特别“贴心”的告诉了她这个消息——

「这个学年有火焰杯,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都会过来。

“你觉得他会来见你吗?”」






他在刺激自己。

克莉丝汀从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了。她只是对亚尔林报以一个礼貌又疏离的笑。

桑德斯家的每代子女的关系都是一个值得讨论和八卦的有趣问题。这代的桑德斯就十分耐人寻味——和桑德斯家有来往的家族都知道小时候的克莉丝汀.桑德斯有多黏多喜欢她的哥哥亚尔林.桑德斯,近乎不分场合。

结果现在只当对方是个透明空气人。

桑德斯家的不成文规定从来没有被外传,所以这才成为一个巫师间茶前饭后的一个从来不过期的话题。






“克莉丝汀,没事吧?”

布雷斯看着她一直呆在那里,既没有看书,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从他进车厢到现在都没有动过,于是开口关心了一下。

“我在想我外祖父昨天写的那封信,他说了好多,我觉得他家里的猫狸子可爱极了。”

听到布雷斯的话,她不动声色的从放空状态中回过神来,侧目看了下他,十分顺溜的寻找理由回话过去。

事实上,她在想火焰杯,和德姆斯特朗。

“纽特.斯卡曼德先生笔下的动物总是有趣些的。”

他当然知道克莉丝汀说的只是随便搪塞自己的理由,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但是,同一类人在某方面总是异常敏锐的,不是吗?

“当然,我也这么觉得。”

她冲布雷斯笑了笑,一如既往。







克莉丝汀调整好了状态,没再想那个人和德姆斯特朗。再怎么想,自己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等于替那个人浪费时间。

非常不值,比上魔法史课还不值。

克莉丝汀算是一个奇迹——斯莱特林里的拉文克劳。休息时在斯莱特林休息室找不到她,去图书馆就好了。

或者在学校里某个角落和哪个学院的男生在来一场约会,当然,说说甜言蜜语牵牵手或者纯聊天的程度。

她总有办法对付那些手脚不干净的男生。

斯莱特林有两个某方面十分受欢迎的人:男生视角的话是克莉丝汀.桑德斯。而女生视角则是布雷斯.扎比尼。

克莉丝汀和布雷斯,都是一样的。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一起到了,在他们返校的当天。

四周的各院学生都围在高架桥那边,看着布斯巴顿的飞马降落,看着德姆斯特朗的船从湖底冒出。

只有克莉丝汀头也不移的走着高架桥。

“我没想到——你居然对这种见识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场面不感兴趣。”

布雷斯注意到她好像并没有减缓前进速度,也就是说没有留下来在高架桥看飞马和大船的打算,他确实有点惊讶,毕竟每一个人都对这——来自其他地方的魔法学院,十分感兴趣,即使不是十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好奇心。

只有她,毫不犹豫的往前走,坚定不移。

克莉丝汀停了下来,从少人的那边——也就是她的右手边转过身来。四周嘈杂,而她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布雷斯,用她那双浅红色的眼眸。

“如果你想留在这里——那么,礼堂见。”






邓布利多校长宣布完了接下来一整个学年的布置,其中包括亚尔林说的三强争霸赛。

晚宴上,德姆斯特朗和斯莱特林坐同一张长桌。虽然多了很多人,不过斯莱特林良好的礼仪让斯莱特林这边的表现一切如常。不过布雷斯注意到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德姆斯特朗男生的眼神。

——温柔,懊恼,内疚,看向自己对面的克莉丝汀。

克莉丝汀全程不看那个德姆斯特朗一眼,嘴角罕见的连个笑容都没有,那双浅红色的眼睛比起前几年,好像里面失去了什么,又多了些什么。而且她一贯绑在脑后的发带,居然开始戴在了手上。

这两个人一定有问题。







布雷斯和克莉丝汀的互动多了起来,完全是因为三年级那场打赌——梅林的胡子,谁知道一个学年都过去了,居然还没得出结果。

虽然是有趣,可现在看来更像一个无聊的赌约。

「谁先喜欢上对方?」

应该可以说是,两个极富魅力的异性,在测试谁的荷尔蒙能够率先胜利,让对方为自己着迷。而这场战争,至今没有结束。

现在看来,变数到了。

布雷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克莉丝汀,继续就餐。










最近大事比较多,除了第四个选手哈利.波特之外,还有——现在。

是下午,克莉丝汀本来打算去一趟图书馆,叫上布雷斯一起去,方便找书。谁知道经过四方院广场旁边的走廊时,像是被一群蹲了很久的人盯上了一样用力推搡到了四方院广场中,而布雷斯完全被忽略避开了。

前方是艾丁.希金斯,那个布雷斯打听到名字的并认为和克莉丝汀不简单的德姆斯特朗,手里拿着一把木吉他,坐在那里弹唱,看着克莉丝汀。

「I woke up pissed off today

醒来的我盛怒难掩

Somewhere I lost a piece of me

内心深处 像是失魂一般

Sometimes I just need a light

我只是渴求光芒点亮黑夜」

……

她似乎有什么想法一样的站在了里面,无疑是给了希金斯希望一样。布雷斯只在外围看着,所幸人不多,能看到里边的情况。

克莉丝汀好像不想继续执行自己的想法一样,往后转身试图离开结果被人群拦住了去路。而那位希金斯顺势追了上来,站在了她身前。

木吉他在自弹。而男生在唱,眼里只有他眼前的女孩儿。

布雷斯第一次看到了克莉丝汀略有慌张的样子,往后拉开了距离垂眸看着地上。侧身寻找其他的方向离场,可是歌声一直传入她耳内。

「I got you I promise

我保证 我会用心爱你

But I'm holding on to something

我还仍未放手

What I got to do to show you

但我该如何向你表露

I'm running running just to keep my hands on you

我不停地奔跑 只是为了不松开握住你的手 」*

也许抛下自己的赌约对象在里面孤立无援似乎不是一件有礼貌的事,布雷斯在人墙中拉开了一个位置走了进去。






布雷斯握住了她的手,转身打算拉着她离开——反正在所有人眼里,他们两个从执行赌约开始就关系不非,像男女朋友一样,也无需和那位德姆斯特朗解释什么。

“你在逃避。”

克莉丝汀听到了艾丁.希金斯的这句话,整个人顿了顿,然后挣脱了布雷斯的手,嘲讽的笑了声,转身看着希金斯。布雷斯发觉被挣脱之后,也跟着转过身。

“既然你眼睛有问题,那我一次性说清楚好了——你要我给你一次机会?可它也是被你亲手丢掉的。

而且,这种麻瓜世界唱情歌哄小姑娘的把戏,不妨留给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天真单纯的好笑的、喜欢你的莉丝吧。”

说着,克莉丝汀拿起那把木吉他,重重朝地面扔下,没管它到底怎么样了。布雷斯挑了挑眉,惊诧于他眼前从未见过的这面的克莉丝汀。

「“我不会原谅你,永远。”」






斯莱特林休息室。

布雷斯和克莉丝汀借完书后直接回了斯莱特林休息室,今天的休息室罕见的没有人,布雷斯走到单人沙发前坐了下来。而克莉丝汀没有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反而直直坐在了他旁边的角落,靠在刚好挡住她身形的沙发的扶手上。

“聊一下吗,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布雷斯看着她说话。

“他们说的都没错,小时候我和亚尔林关系的确很好,相当于我刚刚在四方院广场里说的那个莉丝。”

“每个人都在用他们的方法,强迫我认识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让我必须戴着面具——也许你知道有多累。”

“亚尔林总是最棒的,因为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那些声音在我脑子里真的很吵——”

「“为什么付出了那么多,一点点都收获不了呢?”」

没等布雷斯开口,克莉丝汀已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如同耳语一般,像是在小心有其他人听到一样。她只是靠在这里,轻声细语,眼睛里充满迷茫——这是她第一次毫无保留的透露自己真正的看法,和心声。

「没有欺瞒,没有面具。」






(11)

克莉丝汀怪怪的,即使她跟着所有人一起去看了三强争霸赛的第一个环节,可布雷斯知道,克莉丝汀有些轻微的心不在焉——从那个、没有面具的晚上开始,一直如此。

她说,她快坚持不住了。他记得。

也许她知道她自己当时在干嘛,也许她觉得他可以被信任,也许……她看得出,他布雷斯和她克莉丝汀——很像,从某方面来说。

也许而已。

比赛过后的几天,麦格教授开始教学生们跳舞,为了不丢主办方霍格沃茨的脸。这对于斯莱特林们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温习。毕竟斯莱特林不缺少礼仪,舞蹈也算他们的礼仪之一。

不过或者值得庆幸的是,那位被克莉丝汀砸坏了木吉他的德姆斯特朗没再在她面前出现过——直到本学年结束,当然这是后话。






(12)

没有人试图邀请克莉丝汀或者是布雷斯当自己圣诞舞会的舞伴,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舞伴一定会是对方——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克莉丝汀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大好,她室友建议去一趟医疗翼,克莉丝汀沉思了一会,把她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书递给室友暂时看管,就起身走出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了。

布雷斯得知时,克莉丝汀已经出去了快一个小时了。不过他选择去图书馆的老位置那里先碰一波运气——医疗翼其实不大可能。

他远远看见克莉丝汀的背影,开始拿起她自己的魔杖对着她自己的头。再联想起她最近的表现,布雷斯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但显然,克莉丝汀没有发觉。

布雷斯站在她身后,一把抓着她手腕。克莉丝汀才蓦然回神,侧头往后看——是双水雾迷蒙的红眸,无助、依旧迷茫。

他看到桌上的那本书,夹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的是两个魔咒的简略笔记。

阿瓦达索命,和一忘皆空。





(13)

圣诞舞会很快到了。

每个人都很用心的在打扮自己,毕竟这种能穿华丽私服的机会不多,更何况还是一场相当于联谊的舞会。

克莉丝汀换上了开学时带回来的礼服,是一条抹胸修身前短后长式的礼服。白色打底,腰部以上缀着大片蓝色蕾丝。腰部有规律的贴着一条蓝色丝带,末端绑成一个蝴蝶结。前摆离膝盖还有几厘米,后摆刚好到脚踝,两重裙摆的最外围像是染上了东方青花瓷的蓝色。一双白色金鱼嘴高跟鞋驾驭的游刃有余,耳朵别着从家里带来的不规则耳环,头发盘着戴上蓝色干花发夹。

布雷斯则是白衬衫、黑西装,打上纯灰色领带,而西装胸口的口袋放着一支鲜花,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等着她。

俊男靓女一向是回头率超高的标配之一。

这点可以在舞会入场的时候被验证。

布雷斯一手搂着克莉丝汀的腰,另一只手搭在她的香肩上,两个人熟练的变换脚步,于是自然而然的成了那些坐在位置上休息的人的谈资。不过当事人谁也没当回事。布雷斯低头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面具小姐」,要收获一份感情吗?”







(14)

舞会结束后,布雷斯和克莉丝汀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了,两个人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背后找颜色帽子找船的行为。

——他们都是深情的人,只不过都在用面具把自己掩饰成另外一副样子。

(15)

「Take my hand now

抓紧我的手

Stay close to me

靠近我的心

Won't you let me go

不要放开我的手」*

——————————

*①:歌词出自Troye Sivan《There for you》

*②:歌词出自Cecile Corbel《Take me hand》

逆转未来㈠

中国。

“罗根,对于那时候的我,你需要足够的耐心。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拥有这样的能力。”查尔斯看着早已把门关好后走过来的男人,细细嘱咐道。那个时候的他和现在截然不同,甚至能说是天差地别,没有人能想象,稳重的「Professor X」也会有近乎崩溃的一面。

“耐心是我的强项。”被称呼为罗根的男人看了看他面前的长木椅,他接下来要做的,和Professor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一样而已。



——带领他,指引他。



“准确来说,是陷入了自我否认,我和查尔*两个都是。你们会需要我的,至少我能很大程度上破坏一切瑞雯可能会留下的DNA,只不过说服当时的我接受衍生能力的过程可能会比较困难”黛安娜站在查尔斯身边,一双碧色眼眸难掩疲惫。逃亡的这段时间里她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好休息过。

好在那么多人一起掩护,她一个只能替自己争取几秒钟极限逃命的、无力对抗哨兵机器人的「拉斐尔」,才能幸存到现在。

因为能力问题,黛安娜永远都不会老,所以她看起来还是五十多六十年前那副十几岁的年轻的样子,在这一群人中显得比较格格不入。

“还有就是,你要说服当时水火不容的我们,消除分歧,并肩作战。”艾瑞克在一旁开口补充。“你也会需要我的,因为在「魔形女」离开查尔斯以后,来找过我…是我让她走上了一条更黑暗、危险的道路”

罗根低头看了眼查尔斯,试图在确认些什么,而后者对他点了点头。“棒极了,那我要去哪里找你?”罗根说着,看向斜后方的艾瑞克。


“这比较复杂”


室内只剩下的六个人:「幻影猫」和「冰人」在角落里来一次真情谈话,然后小两口之间再亲热一下。「Professor X」、「万磁王」、「拉斐尔」还在跟「金刚狼」做最后的信息确认。

而「闪烁」、「暴风女」她们几个在室外警戒防守。


这一次,无路可逃。

——————

查尔*:私设这是查尔斯的小名

⚠我的设想:在逆转未来中未来的时间线里,由于当初并没有阻止瑞雯的动作,导致XCU和MCU走向了两条路。也就是说,逆转未来中过去的1973年的那天是一个时间节点,这一次罗根回去改变了历史之后,XCU和MCU会走向重合。

关于设定

姓名:Deanna(黛安娜),意为灿若白昼。姓氏涉及的情况比较复杂解释不清楚,建议等待剧情发展,总之记住她有两个哥哥而且其中一个是查尔斯泽维尔就足够了(???)

人种:变种人

能力相关:代号「拉斐尔」,意为圣经里明确记载的天使长,能治愈以及治愈神将。

控制人体细胞基因加速生长分化从而使愈合伤口或起死回生,能够衍生为加速细胞衰老以致其死亡。

弱点是对能量体无效。

身份:(捋时间线好麻烦)学校负责治疗检查身体之类的医护士

性格:对于能力使用方面的理念有些偏执。衍生能力显现后有时和查尔斯观点碰撞甚至会吵起来,偶尔受情绪影响极大。会有点依赖信任的人,有些偏强势的领导指挥能力。有时候说话很招仇恨。

————————————————

(攻略方向:快银❗❗❗)

⚠关于快银会考虑一下把和绯红女巫的姐弟设定安排进去

⚠时间线经不起考据  救救孩子  特别是混乱XCU还加上一个复联

⚠两个快银不能同时存在所以我选择X战警的快银(乖巧)

刚刚云暮薄告诉叶骄阳,陈彬把红巢的队医叫过去他们那里给他们的主力一号位「徒手拆机甲」检查身体情况了,说他们九尾狐的队医还没到位。

叶骄阳没在意,况且他根本就没见到过他们自己战队的队医一眼,是男是女姓甚名谁都没了解过。反倒是几个队员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叶骄阳听着他们聊,自己也在听,顺势插了句嘴,询问:“漂亮女队医叫什么名字来着?”

噢名字啊,很好记的。叶对林,阳对月,队医MM好像叫林什么玥来着?

答话人也没继续补充,只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聊了起来,调侃起了他们队长和队医的名字的匹配度,反倒是提问者叶骄阳反应了过来。

林 青 玥。

他的好青梅,当年被谭锦书谭队看中的选手。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要去国外疗养,不能参加队内训练和到场比赛,剑战职业圈又会多一个实力派的美女选手。叶骄阳猛的站了起来,往九尾狐的休息室走去。


喻馆长收养了一位女孩,据说是已亡故友家领养的女儿,确实没有血亲在世,只得托付家中已有独子的喻馆长。老喻先生仔细瞧了瞧,小姑娘比他家的初原年幼了两岁左右。他以后想都想不到这个年幼了初原两岁的小姑娘在元武道的天赋比起初原,有过之无不及。

——

初原早就看到他父亲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儿,听见老喻先生叫他进书房,心里还是有几分好奇和兴奋的,饶是如此,在那之前他依旧很认真的训练,近乎没有被分神。

——

为了不让她感觉不适,老喻先生替她改了名,一同姓喻,做主让她尝试学习元武道,让初原带着她,对外就说是从国外刚回来定居的妹妹。

谁知她一见到若白和廷皓便怯生生的拉着初原的衣角躲他后边。垂着眸不敢说话。初原揉了揉她头顶,冲着两人解释:她刚回来,比较怕生,不要介意。

面对两人的询问,初原沉思了一会,开口:

       「她叫白筝,算是老幺吧」

随手发电ヽ(;▽;)ノ

1大概是各类不一样的白白团体照(?)
234之类的是自我感觉搞笑的梗
余下的就是白白!(混进一张魄)

吹爆!!!

官能症:

當我們再次相遇

你還是我喜歡的你

我永遠的英雄

------

Happy Valentine's Day~

情人節做好了重逢的劇段,很多的腦補,微臭的成分(笑

想起那天很瘋狂的一天從小時候拍到長大,在太陽還未落的時候趕快衝去天橋拍夕陽,真的好狂好青春啊...


見面也能打鬧偶爾任性被揍,當助攻都很幸福這樣的喜歡之情,

在我看來,已經是超越了愛情的情感。


[戀與製作人] 

白起 CN: 越尊

韓野 CN: IZU

醉花阴.壹

缪斯右手抬起就是一个幻光盾,恰好挡住了来自对面的伊洛维奇的攻击,一攻一防对峙着。透过幻光盾那淡淡的光,缪斯看见伊洛维奇那张平静的脸。为了将这位大哥劝回天蛇区,缪斯可是紧追着他跑了十几个区,脾气却出乎的好,每每开口劝告都没有丝毫不耐烦。

“别再执迷不悟了,兄长。”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缪斯。”

说着,伊洛维奇猛然加大了能量输出,他想,这招出其不意也许能让缪斯以退为进从而给自己制造出时机,但是他并没有抱有希望——毕竟缪斯可是从小接受着少领主的资源而修炼的,自然不能小瞧。怎么说也是天蛇的少领主,他可不会认为那位天蛇领主会对她不管不顾。

事实如此,缪斯并没有受到他的影响,反而左手召出她的赤痕鞭——这是她自己亲手打造的契约武器,关于这条鞭子,涉及到一个天蛇家的律例——天蛇家每个人,如果能修炼,契约武器只能由自己打造。且不说武器有多好多趁手,光是缪斯那早已练的出神入化的鞭法,不管是在奔跑中还是什么,就已经能让对手吃个亏了。她这边运力,另一边的鞭身隐隐约约绕着暗红色的锁链——到底是什么技能,一眼得知。

是她的成名技。幻影锁链。

缪斯知道这种情况下不会命中他,毕竟是她有意让他知道的假动作。她感到伊洛维奇的能量输出稍有减弱,便当即断掉对赤痕的运力,一边疾步向他靠近一边维持着幻光盾。

果然,只有他伊洛维奇不是他们天蛇家的人。

他并没有伤害缪斯的意思,所以他才稍微收回了点能量,岂知她战斗方式突然激进,倒是被她的假动作给唬到了。他将能量输出全部收住的同时往后跳开了一大段距离,看了缪斯一眼才转身快速飞走。


他的小妹,到底还是学到了耶里的执着。

醉花阴.世界观

一。是一个人类设定的镜面赛尔星,没有精灵,不涉及宇宙星系,即整个故事都集中在赛尔星。大致是人类种和机械种两大类。强大与否之类的不要带上游戏动画电影的背景。

二。自出生起就带有属性能力,但一定时间觉醒。只有带有属性能力才能修炼,否则就是普通人而已。强大到一定程度且具有契约武器就能实现飞行,否则要借助飞船。

三。分诸多区域,比如赫尔卡塞西利亚天蛇,统称凡域。魔域主要聚集着与正义背道而驰的人。据说还有一个神域。区域的统领者称之为领主,少领主即继承人之意。

四。以首个将经济等发展起来的赫尔卡区最为强大。为了起好带头作用,自发建立起雷霆守护局维护秩序。发起者是雷伊,首位被该组织邀请的人类是盖亚,其次是布莱克。卡修斯由布莱克推荐加入。缪斯由天蛇领主耶里梅斯和卡修斯邀请加入。

————

关于一部分的传闻。

一,宇宙风头正盛的三大美女,魔域凯兮,天蛇少领主缪斯,冰皇领主阿克希亚。

二,只有盖亚和瑞尔斯他们战神兄弟迟迟还没决定好比格区的领主和少领主,但他们区出乎意料的平静。

三,赫尔卡少领主有一个隐藏属性,全守护局的人都不知道,包括和他关系极好的盖亚。

四,如果不是因为队服有男女款,布莱克怕是要一度被认成是女生。

五,卡修斯特别喜欢一边捣鼓电脑一边玩尾巴,即使这样,他的手速依旧是全局最快。而且他几乎不坐局里的电梯,所以一般能看到他是从窗户进来的。

六,唯一一个女队员进队之后,他们发现缪斯和盖亚有点不对劲,比较像想打一架。卡修斯连续查了半个小时才发现他们有仇。